语言
首页 > 英国资讯 > 花费60万镑,英国这5位居民,如愿打赢住宅隐私权官司

花费60万镑,英国这5位居民,如愿打赢住宅隐私权官司

蓝莎君

蓝莎君

2023-02-22 17:20:00 阅读332 有趣0

伦敦一栋豪华住宅楼的居民与附近的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之间的官司引发广泛关注。原因是泰特的景观平台正对着他们的公寓,侵犯了他们的隐私。


近日,居民们终于打赢官司。这个裁决结果意味着住在13、18、19、21层的五位居民将获得赔偿。


1.png


据业内人士估计,这几位居民为了这场耗时近六年的官司,搭上了60万镑,而泰特也花了约80万镑。


《卫报》报道称,这些居民居住的公寓大楼位于泰晤士河畔,是伦敦最贵的住宅之一,售价在75万—250万镑(按目前汇率计算,约合615.6万—2052.1万元人民币)之间。即使是租用公寓,每周租金也高达2,000至3,000镑(约合16146元—24625元人民币)。


2.png


2017年,居住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附近豪华公寓里的居民对美术馆提出了诉讼,认为从其观景台可以近距离看到他们家中的情形,这是对他们隐私的严重侵犯。


这些业主们的梦想居住地的旁边,是世界上参观人数最多的美术馆之一,但他们已经受够了被人盯着看。他们的住宅沦陷为“金鱼缸”。


3.png


在历经6年的多次诉讼后,近日,英国最高法院裁定,泰特现代美术馆观景台侵犯了对面公寓的隐私。


据悉,这一判决不包含补救措施,并被推迟到高等法院,这表明它可能涉及禁令或向业主支付赔偿金。


对于这一判决,建筑评论家认为这可能改变城市公共生活的运作方式。


4.png


在多数派的判决中,英国最高法院认定公寓业主面临着“持续的视觉入侵”,干扰了他们财产的“正常使用和享受”,并将隐私法扩展到包括俯瞰的范围内。


法官莱格特勋爵注意到一些参观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游客,拍摄了对面公寓的内部照片,并将照片发布在社交媒体上。


他表示:“不难想象,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对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是多么压抑。这就像在动物园里展示一样。”


此次案件涉及伦敦南岸新河岸公寓(Neo Bankside)开发项目的4栋公寓的5名业主,他们对泰特现代美术馆提起诉讼,原因是每年约有50万名游客从34米外的观景平台眺望他们的家。


5.png


泰特的这一观景平台向市民提供了城市全景,也提供了一个透过玻璃观看对面豪华公寓业主的生活。


2009年,泰特美术馆取得自己新的展览场馆施工许可,该项目耗资2亿6千万英镑。在申请中,泰特美术馆提到将在建筑物顶层建造一个“观景平台”。


2016年,泰特的观景平台向公众开放。


6.png


与之相对的,新河岸公寓(Neo Bankside)的房产价值数百万英镑,即便在寸土寸金的伦敦也算得上是豪宅。


在楼盘开放的时候,其卖点之一就是与泰特现代美术馆毗邻而居。该公寓的竣工时间为2012年。


7.png

对此,泰特美术馆的前任总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Nicholas Serota)曾经建议新河岸公寓的居民在白天拉下窗帘——新河岸公寓的居民享有超级豪华的景观,俯瞰泰晤士河,甚至可以看到远处的金丝雀码头。


但是塞罗塔的提议,遭到了居民的拒绝。


实际上,在伦敦中产阶级有很多彰显身份的符码,其中,拥有豪华景观的公寓是一项重要指标,而他们的公寓一定不能挂窗帘,否则就会大跌其份。


8.png

人们曾预计,英国最高法院的裁决可能会保护住户的隐私权,并可能为数千起邻里纠纷打开闸门。


然而,莱格特明确表示,这是一个特殊的案例,因为泰特美术馆开放观景平台的决定是“非常特殊和特殊土地使用”,并不意味着居民可以因为邻居可以看到他们的建筑内部而抱怨滋扰。


据悉,这一判决不包含补救措施,并被推迟到高等法院审讯,这表明它可能涉及禁令或向业主支付赔偿金。


据悉,最高法院的法官在泰特使用土地的适当性上存在分歧。


萨莱斯勋爵认为,视觉侵犯可能被视为私人妨害。但他表示,尽管观景平台不是泰特现代美术馆土地的“普通”用途,但这是合理的。他引用了“合理的互惠和妥协原则”,即“互谅互让”,指出业主可以“采取正常的遮蔽措施”,比如拉上窗帘。


9.png


而莱格特则认为,要求居民拉上窗帘是“错误地将避免对受害者造成滋扰后果的责任放在了受害者身上”。


他认为,法官不会要求人们戴上耳塞来阻挡过度的噪音。莱格特还不同意拥有玻璃墙的业主“要为自己的不幸负责”的观点。


泰特与新河岸公寓的纠纷案件自2017年开始审理,当时公寓的业主申请禁令,要求美术馆封锁观景平台的部分区域或竖起屏风,以防止他们认为的“无情地侵犯他们的隐私”。


10.png


而两个法院的法官以不同的理由驳回了业主的起诉。


此案随后被英国最高法院受理,法律专家认为此举表明此案涉及公共利益。


当时有两个主要的法律问题:“俯瞰”是否构成对私人的滋扰,以及考虑到泰特的观景平台位于美术馆内,因此这一平台是否是合理利用土地。


11.png


莱格特否决了早些时候的裁决,认定这是一个“简单的妨害案件”。


他承认,法院可能受到了他们所认为的公共利益影响,而且可能“不愿决定少数富有的财产所有者的私人权利应该阻止公众无限制地欣赏伦敦的景色,以及一个国家馆应该向公众提供这种景观”。


在2019年高等法院的初步裁决中,曼恩法官接受了这样的论点,即从理论上讲,俯瞰属于现有法律保护的范围,以防止邻居入侵住宅,妨害侵权行为。


但他认为,公寓的玻璃幕墙设计及该公寓所在的伦敦市中心的位置“在隐私方面付出了代价”。


12.png


在此前的报道中,居民苏珊·古德曼(Suzanne Goldman)表示,


“尽管我本人并没有直接面临这个问题,但我认为这起诉讼是合情合理的。人们花了那么多钱买下公寓,结果变成了任人窥探的金鱼缸。”


而曾在新河岸公寓居住的Yumi Kumazawa也表示自己特别理解这些居民的心情:“我想他们诉诸公堂是对的。他们的隐私必须得到尊重。”


不过,《每日邮报》的调查发现,尽管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景观平台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一直没有开放,但是站在泰特的一楼和二楼,仍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些公寓里面的情况。


有趣0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推荐阅读

查询更多资讯